重庆经济犯罪律师
法律热线:

本案应由哪个法院管辖?

发布时间:2018年5月3日 重庆经济犯罪律师  
案情介绍:
北京市地铁五号线工程是北京市政府确定的重点工程之一,中铁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铁三局公司)承包了该工程04标段后,转包给福建省海天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福建海天公司),双方签订了《施工协议》。福建海天公司在履行该协议过程中先期投入了大量资金。后双方就协议履行发生争议,中铁三局公司遂强行将福建海天公司驱逐出施工现场,致使福建海天公司无法继续履行《施工协议》。此后中铁三局公司同福建海天公司就解除该《施工协议》及赔偿福建海天公司损失的有关问题展开了协商。1由于双方就赔偿损失的具体数额无法达成一致意见,中铁三局公司即先行向北京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解除《施工协议》,判决福建海天公司返还预付工程款1,685,355元,并赔偿其损失744,000元。福建海天公司遂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中铁三局公司归还投资款并赔偿损失共计5,107,650元。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和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均已受理了本案。
法律分析:
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受理了本案后,围绕该院对本案是否具有管辖权产生了不同观点。
第一种观点认为,本案应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其主要理由是本案不属于铁路运输法院的主管范围,且本案的诉讼标的也超过了作为基层法院的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受理案件的权限,而本案合同履行地及建设工程所在地均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辖区,故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应将受理的案件移送至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合并审理。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应由北京铁路运输法院管辖,其理由是北京铁路铁路运输法院先立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应将其受理的案件移送至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合并审理。
第三种观点认为,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和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对本案都有管辖权,故本案应报请其共同上一级法院指定管辖。
笔者同意第一种观点。理由是:
一、本案不属于铁路法院的受案范围
法院的受案范围一般属于主管的范畴。我国学者一般认为,民事诉讼中的主管是指法院在民事诉讼中的受案范围,也是指法院与其他国家机关和社会组织在解决民事纠纷问题上的分工和权限。2应当说将人民法院作为整体同非法院的其他国家机关及社会组织在解决社会纠纷方面的分工和权限作为主管的内容是恰当的,但主管的概念不应仅限于这些内容,还应包括地方法院和专门法院在受理案件范围上的的分工和权限。我国在地方法院系统之外还组建了军事法院、铁路运输法院等专门法院,这些法院与地方法院在受理案件范围问题上也有分工和权限问题,而且是优先于管辖争议而必须解决的问题,这实际上是确定地方法院与专门法院在受理案件范围上的“主管”问题。因此,作者认为民事诉讼主管的概念不仅指包括专门法院和地方法院在内的人民法院整体同非法院的其他国家机关及社会组织在解决社会纠纷上的分工和权限,而且也应函盖人民法院内部地方法院和专门法院在受案范围上的分工和权限。完整地说,民事诉讼的主管是指人民法院同其他国家机关、社会组织以及人民法院内部地方法院和专门法院在解决社会纠纷上的分工和权限。
主管与管辖是民事诉讼中具有密切联系的两个概念。主管先于管辖发生,它是确定管辖权的前提与基础,只有首先确定了某一纠纷属于人民法院受案范围后,才有必要通过管辖将它分配到具体某个法院,不存在审判权即无所谓管辖权。3而管辖则是对属于同一系统法院民事诉讼主管范围案件的具体落实,具体确定由哪个法院来行使审判权。4如果一个民事纠纷不属于人民法院的主管范围,则任何法院对本案都没有管辖权,如果一个民事纠纷不属于某专门法院系统(例如铁路运输法院)的受案范围,则该专门法院系统内的任何法院(任一铁路运输法院)对本案都不存在管辖权。主管是人民法院依职权确定的事项,原告向人民法院起诉时,人民法院就应当审查本案是否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如果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的受案范围,则应裁定不予受理原告的起诉。如果是在诉讼过程中法院才审查出本案不属于人民法院的主管范围,则应立即中止对案件的审理,裁定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法院对某一案件是否具有管辖权在更多情况下是由被告主张的,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被告认为受案法院对本案不具有管辖权的,有权在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异议。通常提出管辖异议只是对本案是否属于受案法院的管辖表示异议,而不是对本案是否属于人民法院的主管表示异议,它表明异议人也承认本案属于人民法院的主管范围,只是受案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而已。
本案是否属于铁路运输法院的受案范围呢?答案是否定的,本案不属于铁路运输法院的受案范围,故铁路运输法院对本案根本就没有管辖权。为了明确铁路运输法院与地方人民法院对案件管辖的分工,及时审理与铁路运输有关的经济合同纠纷和侵权纠纷案件,维护铁路运输经济秩序,保护公民、法人的合法权益,最高人民法院早在1990年6月16日就发布实施了《关于铁路运输法院对经济纠纷案件管辖范围的规定》,其中明确规定了铁路运输法院受理经济纠纷案件的范围:“(一)铁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件;(二)铁路旅客和行李、包裹运输合同纠纷案件;(三)由铁路处理的多式联运合同纠纷案件;(四)国际铁路联运合同纠纷案件;(五)铁路货物运输保险合同纠纷案件;(六)代办托运、包装整理、仓储保管、接取送达等铁路运输延伸服务合同纠纷案件;(七)国家铁路与地方铁路、专用铁路、专用线在修建、管理和运输方面发生的合同纠纷案件;(八)铁路在装卸作业、线路维修等方面发生的委外劳务合同纠纷案件;(九)铁路系统内部的经济纠纷案件;(十)违反铁路安全保护法律、法规,对铁路造成损害的侵权纠纷案件;(十一)铁路行车、调车作业造成人身、财产损害,原告选择向铁路运输法院起诉的侵权纠纷案件;(十二)上级人民法院指定铁路运输法院受理的其他经济纠纷案件。”可见铁路运输法院审理的经济案件主要是与铁路运输有关的案件,而本案是铁路企业同地方公司之间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其建设的工程是城市内交通设施的地铁,而不是传统的铁路,显然不属于上述铁路运输法院的受案范围。
既然本案不属于铁路运输法院的受案范围,而是属于地方法院的受案范围,则任何铁路运输法院包括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均无权受理本案,北京铁路运输法院也就不可能获得本案的管辖权,中铁三局公司向北京铁路运输法院起诉本身也同样是不恰当的,故认为本案应由北京铁路运输法院管辖,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应将其受理的案件移送至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合并审理的第二种观点是错误的。事实上,如果中铁三局公司因不懂有关法律规定而向北京铁路运输法院起诉尚且情有可原的话,那北京铁路法院作为审判机关明知本案不属于其受案范围而受理本案,显然是违法的。
二、本案属于地方法院的主管范围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公民之间、法人之间、其他组织之间以及他们相互之间因财产关系和人身关系提起的民事诉讼,适用本法的规定。”可见,平等主体之间发生的财产权和人身权纠纷属于人民法院的主管范围,包括由民法调整的物权关系、债权关系、合同关系、侵权赔偿和由经济法调整的经济关系中属于民事性质的纠纷等。5
本案是建设工程合同施工纠纷案件,双方当事人因履行其签订的《施工协议》发生纠纷并诉至法院,这是平等民事主体之间因财产权发生的纠纷,属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人民法院的主管范围。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司法解释已经确定地排除了铁路运输法院对本案的主管,故本案属于地方法院的主管范围。
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1、从地域管辖上看,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
本案双方当事人是因为地铁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发生的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4条规定:“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而本案合同履行地位于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辖区,故从地域管辖上看,作为合同履行地的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福建海天公司依法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保护其合法权益是合法正当的。
2、从级别管辖上看,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仍有管辖权。
(1)从诉讼标的上看,本案诉讼标的已超过500万元人民币,根据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有关规定,本案亦应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根据有关规定制定并已经生效的《关于北京市各级人民法院受理第一审民事、经济纠纷案件级别管辖的规定》第二条“中级法院管辖的案件”的规定,争议额在500万元以上不满1亿元的非涉外的房地产案件、各类经济纠纷案件由中级法院管辖。6本案的争议标的为为5,107,650元,已超过500万元,故应由中级人民法院管辖,铁路运输法院作为铁路系统的基层法院,即使有权受理本案,也无权受理500万元以上标的额的案件,故其对本案也无管辖权。
(2)从本案的社会影响来看,本案属于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应由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管辖。
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九条规定:“中级人民法院管辖下列第一审民事案件:……(二)在本辖区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北京地铁工程属于北京市具有重大社会影响的工程,是市政府确定的重点工程之一,此案的处理结果将直接关系到北京地铁工程的进展及社会的稳定,关系到北京市城市交通规划和城市整体建设规划能否顺利实施,甚至也关系到北京2008年奥运会的顺利召开。特别是2003年10月9日北京地铁五号线崇文门站工程发生塌方事故并造成数人伤亡的恶性事件以来,有关部门已经责令地铁五号线工程全线进行安全大检查。7本案正是涉及到地铁五号线工程建设的施工合同纠纷案件,在诉讼前就已有多家媒体广泛报道了本案纠纷的产生过程,因此,本案属于“在本辖区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应由中级以上人民法院管辖,北京铁路运输法院作为铁路系统的基层法院,对本案不享有管辖权,也不宜审理本案。
综上所述,作者认为本案不属于铁路运输法院的受案范围,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对本案无管辖权,且无论是从地域管辖还是从级别管辖上看,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本案都有管辖权。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36条规定“人民法院发现受理的案件不属于本院管辖的,应当移送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受移送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故北京铁路运输法院应当将其已经受理的案件移送至有管辖权的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1 参见王洪坤:《北京地铁五号线施工事故的背后》,载于《法律服务时报》2003年9月12日第1版。
2 江 伟 主编:《民事诉讼法学原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9月第1版,第343页。
3 黄 川 著:《民事诉讼管辖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2001年10月第1版,第11页。
4 江 伟 主编:《民事诉讼法学原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9月第1版,第344页。
5 江 伟 主编:《民事诉讼法学原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9月第1版,第337页。
6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 编:《首都法院改革与建设规范》,知识产权出版社2002年2月第1版,第72页。
7 张润东:《地铁五号线发生施工事故》,载于《京华时报》2003年10月10日第a03版。



首页| 关于我们| 专长领域| 律师文集| 相册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重庆经济犯罪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20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3708342985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